上海如何破解“抢菜焦虑”

在突发疫情的情况下,传统的供应保

将面临订单管理结算和最后一公里

甚至是最后100米的问题。

准确匹配生鲜电商资源,

快速反应能力是其优势。

上海如何破解“抢菜焦虑”插图

3月28日,在上海,人们戴着口罩去超市和购物中心购买生活用品。图/人民视觉

疫情下的“抢菜焦虑”

本刊记者/姜芷玉

2022.4.4总第1038期《中国新闻周刊》

3月27日晚,上海市防控办发布新一轮核酸筛查通知,上海以黄浦江为界将浦东、浦西分批封控。

一些上海居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通知一发布,他们就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囤积材料。28日上午,美团买菜、叮咚买菜、盒马等新鲜电子商务平台于6点开始预约。8点,记者以上海市闵行区的一个社区为收货地址。每个平台都显示了蔬菜、肉类和其他类别,但他们不能下订单,因为他们已经满了。一些居民在凌晨6点用筋膜枪加快点击速度。在叮咚购买蔬菜时,盒马分别购买了两份400多元的材料。8时30分,叮咚买菜的预约再次开放,9时30分后可在平台上预约。两名居民表示,尽管他们最终购买了材料,但一些蔬菜的价格略有上涨。

从2020年武汉买菜难到吉林老人最近在超市乞求买菜热搜,上海市民早起抢菜,疫区物资供应难已经出现在很多地方。疫情是观察生鲜电商的切口。他们不仅面临着疫情造成的运力不足、供应紧张、成本上升等挑战,还客观承担了单量激增、客户单价上涨带来的红利。

一些新鲜电子商务行业的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上海的许多地区都面临着订单量激增和运输能力不足的局面。在疫情严重的地区,部分网站的订单量比疫情前增加了2~3倍,客户单价也大幅上涨。一位新鲜电子商务行业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3月初疫情爆发以来,该平台上海的配送人员人力减少了600多人,分拣岗位减少了1000多人。面对订单量的增加,各平台的供应也在增加。在上海,美团买菜的日蔬菜供应量比疫情爆发前增加了50%~70%,可供应数百吨。叮咚买菜浦东城市大仓水果蔬菜的日吞吐量可达70万件。然而,对于疫情下的封闭控制区来说,买菜难仍然是对新鲜电子商务最大的考验。

“最后一公里”严重缺人

在新鲜电子商务到达较少的吉林,购买蔬菜的困难问题更加严重。一些居住在吉林的网民报道说,由于超市少,公共物资供应点稀少,当地蔬菜渠道主要依靠居民分享;此外,传统超市送货小程序往往显示运输能力不足,暂停订单,社区组织团购价格220元,送货费50元。一些网民说,他们已经连续一周没有抓到新鲜蔬菜了,每天都吃粥和方便面。

即使是生鲜电商重仓布局的一线城市上海,抢菜焦虑依然普遍。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说:6点起床抢菜,左软件右软件,没抢鸡毛菜,反复被抢菜焦虑折磨。

上海如何破解“抢菜焦虑”插图1

3月28日,在北京,一个叮咚买菜的小哥晚上也在送货。图/澎湃图像。

以商业模式为基准,新鲜电子商务可分为传统新鲜电子商务、前仓库、仓库一体化、社区团体购买等类型。天猫新鲜、京东新鲜等传统新鲜电子商务平台,通过电子商务仓库、分仓库等快递向消费者配送新鲜产品;前仓库为社区附近1~3公里,这些仓库为暗仓库,不线下销售,由用户在线订单,如日常新鲜、叮咚、美团等;仓库一体化模式是新鲜电子商务在社区周围开设可以线下购物和在线订单的商店,如盒马新鲜、7fresh等。;社区团体购买是在社区建立新鲜的自我提升站,用户下单后第二天送到社区,如美团首选、更多的蔬菜等平台。其中,由于成本高,前仓库模式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的一线城市。

在新鲜电子商务销售链的前仓库模式下,商品从原产地到城市分拣中心,在质量检验、加工、短存储、包装,然后从冷链到前仓库,从前仓库到消费者最后一公里需要理货员、分拣员、分销商等参与。在前仓库中,理货员将接收城市分拣中心发送的货物,放在货架上,然后由分拣员根据订单分拣到包装中,然后由送货员发送。

由于疫情的封锁和控制,各环节员工短缺。叮咚买菜购买区域经理姚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上海疫情刚刚开始时,当地地区严重,其他地区的员工可以派出严重的区域支持。在闵行、松江、嘉定等地37个前置仓库中,疫情期间部分仓库的单一数量增加了3倍。

有一天,当我睁开眼睛时,几十个人被封锁了。姚荣说,自3月13日以来,一些疫情严重地区的社区已经开始封锁和管理。作为供应保护企业,公司可以与未确诊和疑似病例的社区沟通,保护被隔离的核酸阴性工作人员。

每个网站都面临着人力的极限考验。叮咚上海玫瑰站站长王玉龙表示,该网站从疫情前的每天1000多个订单激增到最近一天的3700多个订单。当三名分拣员被隔离时,他招募了临时工,并要求退休员工从家乡赶到上海,以达到与以前相同的67人。

除了保持唯一的人力,我们还应该与时间赛跑。王玉龙说:现在我们每天早上5点去上班。我们应该先处理昨晚来的货物,然后和每个人一起分类。。目前,村委会对供应保护企业相对宽松。基于上海市商务委员会的供应保护资质,该网站是梅陇地区罕见的新鲜企业。

上海如何破解“抢菜焦虑”插图2

2021年6月9日,在广东广州珠江新城,一名每日优鲜送货员在送货路上奔跑。图/视觉中国。

徐敏是蔷薇站的分拣员。作为一名分拣员,她需要根据订单对每道菜进行分类和包装。在疫情期间,由于客户单价上涨,每份订单都比以前长。徐敏说:我可以在10分钟内打包3份订单,但现在一份长订单需要6~9分钟。。她每天要打包400多份订单。虽然分拣员在仓库工作,但徐敏来回打包的日步数可以达到4万或5万步。

同样短缺的是运输能力。玫瑰站现有配送人员约20人,王兴华就是其中之一。目前,他每天可以发送200份订单。此外,一些配送人员将使用私家车送货,最多一次发送60份订单。

一些新电子商务行业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上海的许多地区都面临着订单量激增和运输能力不足的局面。上海美团购物业务负责人周宏忠认为,未来将主要解决疫情造成的人员短缺和关闭风险。上海宝山美团购物前仓站站长邹欣表示,目前分拣配送人力紧张,美团购物也在招聘员工。然而,由于上海的防疫和业务熟练程度,很难招聘新员工。

周洪忠说,为了补充人力,美团从总部和其他兄弟城市派出熟练的手来购买蔬菜,上海销售中心的工作人员也派出了一线援助。何海刚是其他城市援助上海的一员。他曾经经历过武汉的疫情。他是美团在武汉购买蔬菜的分拣商。上海疫情爆发后,他主动报名上海支援。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武汉、北京和广州目前已派出数百名分拣商到上海。公司承担交通、住宿等费用。支持的分拣商没有评估要求,工资处于保护期。

上海美团购物骑手负责人周晓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过去,骑手在一定时间内按照早、中、晚三班工作。现在疫区已经成为一个班级,中途有休息和用餐时间。从早上6点15分开始,没有被隔离的骑手就出去了,直到晚上后才休息。在此之前,由于疫情防控,深圳的骑手无法回到社区,睡在桥洞里。为了尽可能解决骑手、分拣等员工住宿问题,平台为员工提供宿舍、酒店等住宿方式。

邹欣说,为了避免员工被封锁在社区,在一些街道发出封锁通知后,网站将首先安排这些人住在附近的酒店,以防员工回去发现社区已经关闭,以保留人力。

疫情降低了配送效率

每天闹钟抢菜,配送都取决于命运。许多上海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呼吁,你能在看到快递核酸检测几轮全阴时再放两个来增加配送吗?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除了人力不足外,订单的激增也降低了配送效率。

美团上海负责人周宏忠解释说,由于每个订单中的货物数量增加,骑手一次可以带来的订单数量减少,这使得骑手跑得更多。此外,由于没有接触交接,骑手等待的时间也相应较长。

供应端物流也受到影响。美团在上海购买蔬菜的一名采购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全国各地都在向上海、北京、广州、云南、江苏、山东等地运输物资。与疫情前相比,蔬菜供应量增长了50%~70%,可供应数百吨。

美团一直在使用招标系统来监控商品的价格,现在菜肴的来源价格处于合理的市场地位。采购负责人表示,主要问题是运输困难。受疫情影响,其他地方运输到上海的物资运输距离增加,运费翻了一番,导致物流成本上升。由于控制,车辆进出上海也需要一辆车和一张证书。同时,城市分拣中心缺乏送货司机和加工包装人员。

前置仓库模式的优点是配送速度快,但同时性能成本高,主要是大仓库到前置仓库和最后一公里仓库的配送成本高。相比之下,社区团购通过预售+自助模式使配送更加集约化,大大降低了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成本。根据招商银行研究院的一份报告,与前置仓库的7%~10%的配送成本(单均7~8元)相比,社区团购只有2%以下。

但疫情也影响了社区团购模式的配送及时性。美团首选深圳网站负责人钟基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货车可以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直接进入。

然而,这种流行病也影响了社区团体购买模式的交付及时性。美团首选深圳一个网格站负责人钟基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卡车可以直接进入社区,将货物卸载到负责人商店的门口。现在,它只能在社区门口等负责人分批运送货物,卸货时间更长。一位生鲜电子商务行业的人士还表示,在疫情初期,他的网站被要求停业整顿几天,因为司机没有戴口罩,没有按时做核酸。

此外,由于团购订单数量增加,运输车辆的订单数量也相应减少。过去,我们不得不跑两三次。过去,货物可以在一个半小时内清理出仓库,但现在需要三四个小时。交付时间的下降导致绩效率的下降。一位社区团购工作人员表示,过去11点前各地区的妥投率可达90%以上,疫情后11点的妥投率基本为0,这意味着消费者很难按时收到货物。

上海如何破解“抢菜焦虑”插图3

2020年12月8日,山东团经纬社区负责人在山东济南对居民购买的货物进行盘点对账,准备分发。图/视觉中国

钟基振的仓库覆盖四个配送区:横岗、沙头角、盐田港和大梅沙。过去,他们的日订单量超过2万份。然而,在3月13日深圳宣布封锁通知后,当天中午的订单量接近3万份,约为过去的两倍。

这些订单的交付需要19名工作人员维护。疫情期间,他们的早班将在凌晨4点或5点到达仓库,司机将在下午3点或4点送货离开,晚班将从23点提前到22点。在深圳疫情爆发之初,由于交通管制,送货司机没有通行证无法进出。钟基振一直呆在仓库里交接,直到第二天下午6点多才休息。他熬夜了30多个小时。

随着单一数量的增加和货物数量的增加,原来的仓库看起来很小。钟基振采取的方法是在放置材料时增加货物,并通过增加人力来放置货物。姚荣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增加大仓库配送的频率,通过分散运输缓解前仓库的压力。

前仓面积一般为200~300平方米,比传统生鲜电商面积小,SKU窄。然而,一些企业正在建设大型仓库。美团购物前仓站站长邹欣表示,美团购物上海最大的前仓近1000平方米,在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SKU丰富后,我们可以每天匹配洗发水等百货商店,白天和晚上都可以填补。

疫情期间,大仓确实会有更好的承接能力,提供更多种类、更完整的商品,增加订单量,支持周边供应紧张的小仓库。周宏忠认为,大仓库的SKU涵盖了消费者的日常需求,平台还专门准备了一些杀戮材料,以满足疫情期间用户的需求。

需求爆炸式增长

虽然疫情给生鲜电子商务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它也包含了机遇。根据艾瑞的咨询数据,即时配送的生鲜电子商务平台在疫情爆发后迎来了爆炸性增长。2018年至2020年,以仓库为代表的即时生鲜配送市场规模从81亿元增加到33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7%。

然而,过去的前端仓库模式在市场上一直受到质疑。由于仓库建设成本高,类别少,毛利润低,前端仓库盈利能力弱,绩效费远高于社区团体购买等商业模式。这两家上市的前端仓库模式公司一直在亏损。艾瑞咨询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能否实现成本和收入的平衡,找到盈利的方式,从而获得积极的现金流,是前端仓库模式成功运行的关键。

根据叮咚买菜2021年第四季度蔬菜采购的财务报告,2021年第四季度的绩效费用率环比下降4.6个百分点,毛利率环比上季度上升9.5个百分点,并宣布2021年12月在上海实现整体利润,UE(单一经济模式)得到纠正,单一订单收入和成本持平。

上海是叮咚买菜总部所在地,也是其相对成熟的市场。2月15日,创始人梁昌林在财务报告电话会议上表示,上海客户单价约66元,毛利率超过28%,绩效费率为15%。预计上海市场净利润率将达到3%至5%。

一些新鲜电子商务行业的人士透露,在疫情期间,上海一些地区的客户单价翻了一番。叮咚买菜蔷薇站的客户单价上涨到100多元。由于其收入公式是单量×客户单价×毛利率,客户单价的上涨带来了毛利率的上升。再加上单一数量的增加,新鲜电子商务的收入更有可能获利。

除了疫情期间客户单价的自然上涨和预制蔬菜的销售外,自有品牌是提高客户单价和毛利率的常见做法。蔬菜通常被认为是新鲜食品和非标准食品和低毛利润的代表,而预制蔬菜通过加工过程提高了利润率。周宏忠表示,疫情期间,美团大力推出玉米莲藕汤、回锅肉、白米等预制菜肴,以满足消费者对丰富多样性的需求。丁咚蔬菜购买财务报告显示,预制蔬菜的销售占整个GMV的14.9%,自有品牌商品的销售占整个GMV的10.2%。

从成本的角度来看,新鲜电子商务的绩效成本主要包括人力、物流、包装材料、促销、仓库租金等。根据公开信息,丁咚过去的滞销损失为1%,前仓模式的损失率较低。这是一个基于销售预测的智能算法系统。

疫情期间,滞销损失率降至低点。一位生鲜食品行业人士表示,在上海疫情期间,由于菜肴供不应求,丁咚和美团购买的菜肴大多在同一天售罄,滞销损失率接近0。周宏忠表示,目前货物损失仍然存在,但为了控制出仓时发现的质量不合格损失,疫情中基本不存在积压造成的货物损失。

由于前端仓库模式中的仓库是暗仓库,与仓库一体化模式下的新鲜电子商务相比,缺乏线下流量入口,需要较高的营销成本和较高的补贴来吸引客户。美团主要依靠强大的推动团队购买蔬菜,但由于疫情,这部分已经暂停。

目前,基本上没有新的。邹欣说,美团的所有销售人员都到前线帮助包装和分拣。周宏忠认为,尽管新团队暂时关闭,但该平台因其供应能力而获得的用户信任和增长在疫情中更为显著。

上海如何破解“抢菜焦虑”插图4

2021年1月23日,湖北省秭归县附近的美团首选合作仓库,工人们对刚采摘的脐橙进行分拣和包装。图/IC

如何更好地保供?

虽然疫情增加了生鲜电子商务的收入,但其履约成本也相应增加。一位生鲜食品行业从业人员表示,疫情刚刚发生时,封控管理导致配送暂停,无法履行合同造成损失。在临时招聘员工方面,招聘人员的工资标准有所提高。在供应方面,从其他地方分配资源也使运输距离更长,运费翻了一番。此外,疫情门提供的应急蔬菜袋也改变了生鲜食品电子商务的生产环节。新产品的开发也意味着分拣、包装和运输成本的投资。

生鲜电子商务作为供应保障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承担着社会责任。美团首选华南负责人胡晓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生鲜电子商务有能力在疫情中保证供应。

美团首选覆盖全国2000多个市县,覆盖全国绝大多数市县,并具有相应的供应能力。胡晓说,由于供应链稳定,物流体系全面,社区电子商务也有能力在紧急情况下稳定价格。美团首选在全国有许多供应商合作伙伴。当局部疫情发生时,当供应能力有限时,企业可以在其他地区分配物资,以确保供应。同时,它拥有覆盖全国的物流体系。从中央舱到网格站,再到城市自助点,它是一种发射式和网络式的物流布局。即使一些地区因疫情运输能力受损,它也可以通过其他道路顺利到达。

社区团购的集约化特点也使其在疫情下发挥了重要作用。就连前仓库模式的叮咚购物也推出了叮咚邻里团,将基本民生商品蔬菜、水果、肉类、家禽和鸡蛋制成组合套餐,每天定期、定点、统一分发到各社区的自助点。

周宏忠认为,前置仓库模式的优势在于,由于生鲜电子商务相对封闭,不需要线下业务,人员流动较少。车站基本上是工作人员。在疫情中,人们的管理更加闭环和安全。此外,它还可以按时杀戮。

叮咚买菜副总裁张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紧急情况下,传统的供应保护模式将面临订单管理结算、最后一公里甚至最后100米的问题。新鲜电子商务准确匹配资源,快速响应的能力是其优势。

张毅以叮咚买菜与徐家汇街道的合作为例。在上海疫情期间,徐家汇街道150个社区已经关闭三天。在持续关闭和控制中购买蔬菜已成为一个难题。街道找到丁咚购物协商。随后,叮咚在当天的一个特定时间段限制了购物,因此只有150个社区的居民才能在这段时间内下订单。这使得供应保障力量能够相对准确地投入到困难的封闭控制区居民身上。

在一些疫情严重的地区,我们需要在协调企业供应保障方面,不同层次的政府可以更好地统一口径或提高信息上下传递的效率,在一些疫情严重的地区,我们需要下沉到街道、城镇和村庄居委会。

3月28日,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主任顾军回应说,上海采取了各种措施,实现了三正常。让供应企业正常经营,让供应车辆正常通行,让供应人员正常工作。在超市、农贸市场、电子商务平台、集团餐饮配送、零售药店、城市物流配送等行业组织了一批生活物资供应企业,出具了供应企业证书,使这些企业包括大仓库、前仓库、配送中心正常运行。

胡晓认为,如果能将供应保障能力突出的企业纳入应急救援保障计划,一旦发生任何极端情况,计划可以立即发挥作用。企业不需要临时向上报告,减少质证、沟通流程,确保供应更及时。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国内新闻

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回应美国FCC“受管制清单”

2022-3-29 21:07:42

国内新闻

赴澳留学生遭无端盘查并被遣返

2022-3-30 20:46:16

⚠️
版权声明:云竹林社区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03206666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