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九成处于“僵尸状态” 互联网医院为何雷声大雨点小

超九成处于“僵尸状态” 互联网医院为何雷声大雨点小

超九成处于“僵尸状态” 互联网医院为何雷声大雨点小插图

孙妈妈患有肠癌。他说,孙静特别孝顺,只要条件允许,不管是去医院、输液还是住院,她都陪伴在妈妈身边。
但是,由于工作的原因,孙静一年有一半时间在中国,一半在美国。去美国的时候妈妈没办法陪,孙静去了网络医院。她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下称北大肿瘤医院)下载网络App,帮助母亲挂号、问诊,虽然远在万里之外,但母亲的病情还是很严重的。
半年内,孙静妈妈在网上顺利复诊十几次,住院6次。没有因特网医院,这是办不到的。”孙静母亲的主治医生、北大肿瘤医院介入科主任王晓东说。
近几年来,网络医院被寄予厚望,政策红利不断释放,像孙静妈妈一样从网络医院获益的病人还有许多。尽管如此,从整体上看,互联网医院的潜力并未得到充分开发。根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13000多家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其中只有1700家建了互联网医院。全国远程医疗和网络医学中心、健康界研究机构共同发布的《2021中国互联网医院发展报告》显示,近9个互联网医院处于建而不用或浅尝辄止的“僵尸状态”。

加强对既有病人的服务,同时推进分级诊疗。
网络医院萌芽的时候,曹磊刚加入。
2015年7月《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发布,鼓励探索互联网+医疗。也就是这一年,现任圆心医疗集团旗下圆心医疗首席战略官的曹磊涉足互联网+医疗领域。
那时盛行做掌上医院,就是把挂号、缴费、查报表等离线流程移到移动端。许多企业在追医院时许诺免费建掌上医院,有些医院可能每天都要来好几个网络医疗企业的代表。
谁不知道,寒冬即将来临。因为整个行业缺乏明确的规范,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情况下,显然成了赢利模式的常态。各种平台利用网上医生、医学咨询、医疗客服等手段做网医的现象接踵而至,而出价排位中,假医生的假药问题不断暴露。上述行业乱象使网络医疗给患者用户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几乎到了谈“互联网医疗”色变的程度,这也让2016年市场快速进入寒冬。有关的公司或者裁员转变,或者宣称他们已经“死亡”。有些医院突然发现,掌上医院项目“烂尾”。
寒冷的冬天席卷了全行业。
到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发布,明确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旨在推进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促进医疗卫生现代化管理,优化资源配置,创新服务模式,提高服务效率,降低服务成本。
此后,国家卫健委相继颁布了互联网医院的相关管理办法。今年8月,国家医保局发布通知,网络+医疗服务可以纳入医保。2010年11月,国家医保局下发通知,完善互联网+医疗保险支付政策。到目前为止,政策的闭环已初具规模。
”最初的冰块开始松动,实际上意味着春天已经到了。网络诊疗政策开放了一个合理、合法的小口。主要医院,特别是公立医院,已经开始了各种尝试。”曹磊说。
可以尝试多种。曹磊介绍说:“App、微信小程序、公众号等等,都可以进入互联网医院。
长期以来,圆心科技与医院合作,为互联网医院提供技术支持。到2021年8月31日,圆心科技已经与超过340家医院(包括130多家三甲医院)合作建立了网上医疗服务平台,由其负责运营的天津市肿瘤医院互联网医院也在去年年底正式启用。
经过多年的探索,网络医院的发展,曹磊总结,网络医院的主要功能是:一、更好地为既有病人的医院服务,提供网上复诊、电子处方、网上支付、药品配药等服务;二是更好地为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让大医院优质资源下沉,推进分级诊疗。
网络医院的核心价值在于提高各级医院的临床服务能力,方便群众看病、就医。中日友好医院发展办公室主任卢清君,全国远程医疗和网络医学中心办公室主任。
自北大肿瘤医院上线互联网医院以来,介入科主任陈辉每周二早上都不接电话,而是坐在电脑前与病人视频。病人坐在家里,通过手机的镜头和陈辉谈了病情。
「从前,有外地病人来北京看病,回家后用药出现副作用,想问医生也问不着。又挂了电话,又要花钱,又费时。在网上可以复诊,可以网上复诊,药品直接寄回家。”陈辉说。
检验工作更加节省时间。例如,复诊的病人要做CT检查,要先挂号,然后到医院找医生看一下,等检查一天再去一次。而网上医院后,病人直接在线复诊,约好检查,约好再到医院,只需跑一趟。”王晓东说。
他说:“小时候,买火车票要专门去火车站,不一定要。现上网购票,乘车当天再到站即可。网上买药和网上买药一样方便,”北大肿瘤医院信息科主任衡反修说。
一位与其主治医生同城的原发性肝癌病人也选择了网上复诊。病人家属说:“网上方便,到医院停车比较难,人多,有时还要做核酸检测。
除为病人提供网上复诊服务外,中日友好医院网络平台也让基层医疗机构(医联体)“拎包入住”。他说:“目前,许多基层医疗机构都没有能力建设网络医院,于是我们就提供网络医院的平台和管理机制,让他们进行网络诊疗。现在,超过2400家医疗机构进驻。但是,中国有超过一百万个基层医疗机构,要实现为全国医疗机构服务的目标,任重道远。

强进强出公立医院,却被体制束缚。
新冠病毒在2020年初爆发。外来者无法进入北京,医院再次控制人流以防止交叉感染,北大肿瘤医院的门诊大楼随之冷落。
降温的背后是被抑制的需求。病人要复诊,要服药,要检查……病人急,医院也急。衡反修说:“很多医院都试着做网上咨询,但这不是诊疗,只是挠痒痒式的情绪安抚。
急于求成,政策再一次出手——给网上医院的审批大开绿灯,鼓励网上诊断,开处方,送药。2020年,有一大批公立医院获得了互联网诊疗执业许可证,北大肿瘤医院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尽快推出因特网医院,衡反修团队经常熬到深夜,直至2020年6月App正式上线。一年半后,北大肿瘤医院线上门诊量突破12万人次,占总量的12%。在线治疗收入超过1.5亿美元,约占门诊总收入的9%。衡反修欣然期待:“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根据“中国互联网医院2021年度发展报告”,2020年,全国已建成互联网医院1004家,比上年增加了197家,增长了400%。这其中,网络医院占公立医院近七成。根据动脉网络数据,2021年1月到4月建成的146家医院中,大约四分之三是由公立医院主导建造。
许多公立医院逐渐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将分散在第三方平台上的自己的医生“拉”回自己的平台。但是,这种影响力显然不够。主要阻力来自于价格与医疗保险跨地区支付政策。
“国家对互联网医院的服务定价、报销、支付等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但在省市医保统筹区,这些政策却没有得到有效实施。
收费问题,让网上公立医院陷入了重重困境。
第一,医疗服务价格普遍较低。例如山东省,网上医院复诊一次只收6元挂号费。价格过低,负担不起,医院负担沉重,医生积极性受挫。在一家第三方平台上,记者看到一家三甲医院乳腺科副主任医师,每次15分钟电话问诊定价为499元。行业内部人士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医生完全可以用脚投票。
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互联网医院的医事服务费定价较低,医生积极性不高,医院并未强制要求医生在线接诊,其互联网医院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基本处于闲置状态。
还有一些定价是“一刀切”的,专家与普通号相同。衡反修说:“医院不是靠这些钱创收的。但是,价格是一种天平,衡量医生劳动价值,应当有差别。并且,统一的价格不利于病人分流。
然而,公立互联网医院受到政策的制约,价格只能按照规定进行。
医疗顾问也是这样。因为医疗咨询服务不在国家医保目录中,医疗保险不能定价。与此同时,医院不能给自己定个价,否则相关部门就会对“乱收费”开出巨额罚单。
因此,一个公立的互联网医院要么免费提供医疗咨询,要么就不做。许多医院认为,这比不去好。”卢清君无奈地说,“本来最有资格和能力做医学顾问的公立医院及其网络医院,由于收费有限,不能提供医疗咨询和就医指导服务。病人只能求助于企业搭建的医疗咨询平台,信息可靠、科学难以保证。
在市场的推动下,网络医院出现了混乱。
根据目前的规定,互联网医院只有两种类型:实体医疗机构的因特网医院;以实体医院为依托的互联网医院;
不管是哪一种,医院都要依托于实体医疗机构。公司对网络医院的参与只能作为技术的供给。但是在金融运营的巨大利益驱动下,部分互联网医院被当成了“牌照”来进行资本运营,而且违规动作也相当频繁。”卢清君说。
例如,有的互联网企业在基层一级医疗机构取得互联网医院执业许可之后,主宰网络医院的建设和运营管理,尝试将医院转变为“企业”,甚至是医院资质的“先开药后补”,网络上以咨询的名义变相开展首次处方垄断涨价等违法行为。
另外,还有一些企业提供非专业化的技术对接方案,给医院数据的安全性、生产系统的业务性能和病人隐私保护带来潜在风险。许多企业都想抢入口、抢赛道、抢融资,但要真正把网络医院建设好,需要商业和技术的长期积累与沉淀。
网络医院的真实面貌已经模糊,因为一些企业热衷于跑马圈地。卢清君说:“因为,有关互联网医院的许多概念都被混淆了。
这一行业正期待着用有力的监管手段来遏制上述现象。当前,我国绝大多数省市都建立了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互联网医院行业准入规范和细则,网络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也已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然而,省级监管平台的能力不均衡,监督执法也普遍缺乏。
”“谁负责?谁将惩罚?罚款多少?健康监管、市场监管的执法权限和范围都不明确。卢清君说,“目前是监管法规规定,没有监管执法机制。如果只有法律,没有警察,能阻止犯罪吗?”
衡反还表示,网络医院监管平台主要用于医院准入登记和传输基础数据,现场复核、行政处罚等实务监管手段确实存在不足。
通向因特网的道路还不清楚,许多医院还在和没有建设互联网医院的交叉路口张望。
对于这一点,卢清君解释说:“地方有关互联网医院发展的政策配套措施没有跟上中央政策,而且网络医院监管执法主体缺位,现有政策难以落实,制约我国互联网医院发展的政策配套措施不够完善。

摆脱困境,需要政府和医院的共同努力。
有专家认为,发展网络医院的当务之急是走出“建而不用”与“不用”的困境。
在政府层面,卢清君建议地方政府尽快完善配套措施。「首先,地方准入政策不能太严,如果省级准入标准超出国家准入原则,就不合理。二是及时调整互联网+医疗相关价格趋向理性,各个医保统筹区要遵循国家部委有关政策的基本原则,结合实际情况,科学测算互联网医院建设成本,使定价覆盖成本更具合理性。
专家指出,对于因特网+非医疗服务,相关部门应建立非营利医疗机构开展医学咨询等非诊疗行为的定价机制,落实“放管服”政策,非诊疗性服务行为的定价权由服务提供者承担,并与医疗保障部门、卫生监督管理部门协调。
同时,地方政府要积极承担监管责任。卢清君认为,因特网+医疗的过程监管应该由互联网医院注册的卫生监督部门来履行监督执法职责,要强化互联网医院所依托的实体医疗机构的执业管理责任。
要打破互联网+医疗发展的政策壁垒,就需要各级卫生保健、卫生监督、医疗等行政部门加强上下级联系、跨部门协商,切实落实各部顶层设计和指导意见。
专家强调,从医院层面来看,医院管理人员要综合考虑。
网络医院的先决条件是保证安全。衡反表示,诊疗安全排在首位,首次被纳入网络医院正是出于安全考虑。此外,数据安全也非常重要,诊断和治疗数据要对接互联网,数据接口要多,防止信息泄漏。
网络医院的关键在于做好顶层设计。他说:我们对网络医院的政策体系比较完善,医院应按照指挥棒,找准定位,补齐短板,做好成本与质量控制。基于此,做出特色,并不断叠加新功能以优化用户体验。”曹磊强调,”建设网络医院不是简单的信息化工程,医院一把手必须全面参与,不能丢给信息中心做甩手掌柜。
广告
衡反修也是如此。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建立互联网医院时,各部门、科室的专家常常一起讨论:病人和医生有什么需求,如何利用网络满足他们。
在线接诊病人时,偶尔会出现卡顿甚至黑屏的现象。陈辉希望不断提高技术水平,优化医院网络体系。卢清君强调:“医院管理者必须大胆地去进行技术创新,并充分考虑到技术优势和风险。可以使用人脸作为钥匙吗?不得以违背保密原则为由使用。HIS能否直接与外部系统对接?而干预HIS的工作就是要规避这些风险。所有的技术性问题都要考虑清楚。此外,医院网络管理要务实,不要搞数据造假。」
曹磊感慨地说,近几年来,在互联网医院的浪潮中,有人看到了阻力,有人期待政策,“不管怎样,在可预见的未来,公立医院推进网络医院建设高质量发展是必然趋势。
同时,王晓东深信,不管医院的形态如何,医学所面临的不仅仅是疾病,更是人类的情感与人性,医学的人文关怀不会缺席,医学的初心不能被遗忘。(孙静在报道中化名)

科技新闻

折叠屏手机大乱斗

2022-1-11 19:36:20

科技新闻

Kindle热度大不如前 电子书如何面对市场挑战?

2022-1-11 19:42:30

⚠️
版权声明:云竹林社区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03206666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