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打赏的钱能退回吗?

王某没有料到,与女主播的初次见面并不愉快。

王来自重庆。由于他去老挝做生意,他还没有在结婚年龄找到合适的伴侣。2022年2月,王某关注了一位来自tiktok的女主播。由于一见钟情,他多次慷慨地奖励主持人,并成为他的大哥。有意识地与女主播交流是没有希望的。王不想继续奖励。据王说,在他放弃奖励后,女主播主动联系他,并承诺成为他的女朋友。从那时起,王继续奖励女主播。在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他把自己的声音账户交给了女主播,并要求她奖励自己。

最近,王回到中国与女主播见面,但两人分手了。女主播说她从来没有承诺过要成为王的女朋友,并强调王的奖励是自愿的。双方表示,下一步将通过司法渠道解决这个问题。

近几年来,类似的纠纷屡见不鲜。

中国政法大学数据法学研究所教授张玲涵告诉《财经E法》,在解除双方关系后,男女需要归还的财产通常是以婚姻成立为条件的大额礼物或彩礼。如果双方分手后要求归还该男子赠送的贵重礼物或彩礼,因为该男子是一个具有独立意图表达能力的成年人,法律通常不会确定他的财产处置行为是无效的,包括对主播失败的追求。

通过对判决文件的梳理,发现类似的纠纷主要是男性奖励女性主播,男性主播主要要求女性主播和直播平台返还奖励金额,涉及金额从数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在某些情况下,由于该男子已婚,此类案件的审理也涉及夫妻之间的财产纠纷。

目前,各行各业对网络直播奖励的法律性质仍存在争议,但没有异议的是,通常很难收回奖励。

直播打赏的钱能退回吗?插图

很难退回打赏

根据北京互联网法院2022年4月8日披露的一份判决书,赵在直播平台上遇到了网络主播张,但他没想到的是,两天后,张先生给自己发了一个微信号。此后,他们经常在微信上联系。为了提高直播室的知名度,张要求赵在直播期间奖励他,并承诺私下退还奖励金额。然而,赵发现奖励的钱不会回来了。

赵觉得自己被骗了。他向法院起诉张和直播平台,称张欺骗了他的感情,以达到增加奖励的目的。他是非自愿奖励的,直播平台从奖励中获得了部分收入。他应该对主播在平台上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习俗的行为负责。赵主张张和直播平台公司共同返还了4万多元的奖励。

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由于直播奖励具有明显的商业经营属性,因此与绩效服务进行对价,而且付费不是强制性的。此外,奖励可能会获得不同的互动服务。因此,法院认定赵的奖励行为在法律性质上属于服务合同关系。

法院认为,虽然张在直播期间确实存在暗示、诱惑或鼓励用户获得大量奖励的情况,如我们可以使用糖果炮弹,我们可以使用30,我和谭公子(直播室一位用户的昵称)在同一个地方洗澡,我们确实利用与赵的具体关系和情感要求来帮助奖励,然而,由于赵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歧视能力和认知水平,如果他知道张以帮助为理由,但实际上是为了增加奖励的数量,他仍然奖励他,这应该被视为赵的真实意图。

法院认为,根据具体情况,可能构成主播组织水军刷礼物,错误诱导直播室其他用户,然后构成欺诈。然而,在这种情况下,赵不适合主题的权利。最后,法院驳回了赵的所有索赔。

《金融E法》指出,在审理与现场奖励有关的案件时,法院经常将现场奖励分为两个过程:充电和奖励。对于充电,法院一般认为这是一种预付款行为。用户通过注册与平台签订服务合同,并提前为虚拟货币充值。此时,消费行为尚未完成。充电的目的是进一步享受奖励和其他服务内容。

至于奖励的法律性质,金融E法律整理判决文件发现,司法实践对直播奖励的法律性质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直播奖励属于礼品合同,用户是否奖励主播的表现,奖励金额纯粹是自愿的,具有礼品的法律特征,即单一事务,免费;另一种观点认为,现场奖励是基于消费者行为的服务合同,主持人提供表演服务,奖励方作为观众享受精神享受,也在奖励过程中得到关注和满意,因此,直播服务是一种新的服务模式,是一种非强制性的支付服务形式。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二种观点中,奖励方与平台签订了服务合同,而不是与主播形成个人合同关系。这种观点认为,由于奖励行为只是向主播发送虚拟道具,奖励方不能占据道具,主播不能占据、使用、收入和处罚收到的虚拟道具,虚拟道具仅作为交换奖励的积分符号,不同于一般财产权益。因此,使用虚拟道具,即奖励过程不产生新的价值,也不建立新的法律关系。

在现有的司法判决中,法院将现场奖励定性为服务合同。北京清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熊定中告诉《财经e法》:虽然用户直接奖励主播,但几乎所有平台都只允许奖励虚拟物品。这些虚拟物品是用户从平台购买的,用于平台消费。主播只是平台上的消费项目。

无论是将奖励行为定义为赠与合同,还是确定为服务合同,在奖励人是成年人的情况下,很难退还奖励金额。

在某些情况下,由于奖励人已婚,此类案件的审理也涉及夫妻之间的财产纠纷。奖励金额能否退还的关键在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利益是否受到损害。

损害如何定义?

根据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披露的一项判决,华与妻子刘结婚十年,婚内育有一子。2020年7月,由于中国一家公司管理不善,没有收入,家庭开支由刘承担,直到2021年4月。

2021年2月,刘发现华和一位女主播在直播平台上的聊天和转账记录,夫妻关系亮起了红灯。刘发现华和女主播吴不仅有日常交流,还有线下约会、购物等不正当关系,于是向上海杨浦区人民法院起诉华、吴和直播平台。

刘认为,华的持续充电和奖励行为远远超过了正常消费和奖励礼物的一般目的,但出于积极追求与吴的不正当关系,涉及处置夫妻共同财产,也违反了公共秩序和良好习俗。因此,华的赠与行为应该是无效的,吴和直播平台应该根据无效行为获得的利益予以回报。

法院认为,充电后,华不仅可以观看直播,还可以交换虚拟道具,利用虚拟道具产生的特殊效果,增加观看体验,获得主持人和其他用户的关注,甚至嫉妒和崇拜,从而在虚拟环境中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因此,华的充电和奖励行为是一种完整的消费行为。

鉴于奖励行为是否超出了日常生活消费的范围,法院不仅考虑奖励的金额,而且综合考虑各种原因,如充值金额、充值次数、充值时间、连续周期、家庭收入、平台义务等。《金融E法》发现,在许多情况下,奖励人员的奖励金额从数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然而,考虑到充电的持续时间和其他因素,法院没有确定消费超过费。

至于华的奖励行为的法律效力,法院认为,虽然奖励的总面额很大,但华将观看直播作为娱乐的一种方式,可以被视为其精神需求的消费。此外,它的充电和奖励显示出少量和多重的特点。没有证据表明它的奖励给家庭生活带来了困难,因此被认定为日常生活的需要,华的奖励行为不超过夫妻一方对共同财产的处置范围。此外,该平台很难对充电是否侵犯了其他共同所有人的权益进行审查和判断,也没有证据表明吴知道奖励的来源,侵犯了其他共同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因此,法院认为华的奖励行为是有效的。

法院认为,仅仅通过聊天记录、奖励金额以及用户对主播的单方面赞赏,不足以证明华与吴之间存在网上婚外情的不正当关系。此外,作为主持人,吴在直播期间展示了自己的才华。没有证据表明他的直播内容或言论违反了法律或违反了公共秩序和良好习俗。因此,吴应该受到保护,因为他利用自己的条件获得报酬。最后,法院驳回了刘的索赔。

在其他情况下,如有证据表明夫妻一方与主播关系不正当,主播有义务返还奖励佣金。

2021年12月,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发布了一起案件,在这起案件中,男子赵某与女主播左某见面后频,建立了亲密关系。

经过法庭审理,有证据表明左在与赵接触后不久就结婚了。法院裁定,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赵某与左某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包括在直播平台上奖励佣金、赠与现金、为其购买房地产提供大量现金等,未经妻子同意,侵犯了妻子的共同财产权益。

鉴于是否需要退还奖励的问题,法院认为,奖励行为是有效的,因为该男子与直播平台形成了网络服务合同关系。然而,赵为左的奖励金额接近200万元,这显然超过了日常消费。奖励行为构成浪费夫妻共同财产,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左的60%佣金,即约120万元,构成不当得利,应退还。

张玲涵表示,在满足以下条件的情况下,奖励主播的行为可能构成对夫妻共同财产的侵犯。首先,巨额奖励构成了夫妻共同财产的浪费行为。如果一个丈夫和妻子显然超过了必要的消费类别的共同生活在现场消费,和丈夫和妻子的收入水平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消费,这构成了浪费。一方可以要求分割共同财产,及时停止损失;第二,如果一个丈夫和妻子用他们的共同财产奖励大量的主播在婚姻期间,导致离婚,它可能构成其他主要过错离婚;第三,如果一对夫妇和主播构成不正当关系除了网络奖励,奖励更容易被认定为侵犯共同财产权利的行为,如果他们获得了奖励,他们将没有合法的依据,这构成了不当益。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科技新闻

虚拟世界并不代表虚化法律

2022-5-30 20:30:55

科技新闻

苏宁已无实控人

2022-5-30 21:39:09

⚠️
版权声明:云竹林社区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03206666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