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雪梨被查后的主播补税潮:神秘名单和50万门槛

薇娅雪梨被查后的主播补税潮:神秘名单和50万门槛

薇娅雪梨被查后的主播补税潮:神秘名单和50万门槛插图

雪梨子最终答应了洪磊的要求,这让他紧张的神经有了一点放松。
洪磊认为,终于有机会保住双十一的销量。十一月十日晚上他们就上了雪梨的直播,即使心理预期已经很低,但是成交金额远低于最终成交价还是不能接受。
原来,品牌方根本没有机会补播。一家高档洗护品牌,名气虽不及宝洁,但多数明星拥入,加上全国范围内超5000家网点的实力,使得洪磊愿意在11月22日补播一次。归根结底,双方今后仍将合作。
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原本洪磊要盯着当天的直播流程,但开工还不到1个小时,杭州税务局公布了对雪梨的处罚,当夜雪梨停播。
最糟糕的事莫过于销售渠道突然消失。洪磊叹了口气说:“要是迟一天也好。
维娅、李佳琦、雪梨、辛巴等超级主播都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后一波红利收割者,双十一首夜预售当晚,中国最赚钱的商场SKP一整年的销售收入超过4000家上市公司的全年收入。
通过新兴技术,个人能够创造如此大的财富价值,这是时代赋予的机遇。
但是,投机取巧与合法合规性常常是两码事。维娅以将近14亿元的偷漏税款换来了短暂的闪亮和无限期的停播,持续了100多天的补税潮似乎让主播造富神话戛然而止。
然而,那只是假象。每一项产业的兴旺都不会因为一次失败而一败涂地,也不会有哪一家企业会因为更合理的监管而倒闭,就连一家有足够利润的直播公司都会倒闭,甚至连45%的营收都无法维持。那几乎是一位大约85岁的杰出程序员在过去10年里积累的财富。
税收的增加更像是工业中一次短暂的阵痛,就像偶尔的感冒一样。康复后,一切都恢复正常。仿佛在晚上直播时将会有一盏LED灯,发出极其刺眼的白光,这是一种财富。

神秘补税名单和50万门槛

互联网主播压根就没想到一条通告会让坐拥近6千万粉丝的薇娅就此在直播行业沉寂。
1月18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娱乐行业从业人员税收管理工作的通知》。通告要求,要着力加强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经纪公司、经纪人及相关制作方的税收管理,依法开展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是否应享受税收优惠等问题的核查。
一个月后,事情发酵得很快。
可能是在十月,个别主播已被告知要进行自查,传说中有一份名单,有关部门将部分主播的销售数据下派到当地,名单上的主播也有被通知要补税。”
曾经被认为是电子商务中的“灰色角落”,查税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是电商行业的原罪,使用者在淘宝购物时很少需要开发票,这样就没有出入证了,所以对电商经营者的增值税和所得税也就难以界定。”一位电商从业人员分析。
但对整个行业来说,一个很容易审核清晰的数据就是平台向主播结算的佣金。所以这一整风首先从主持人开始。
以往,有些主播注册个体户按3%-5%的比例缴纳,现在主播们一律不能将其劳动报酬所得作为经营所得税。对工资薪金所得征税点,是按工资收入征税,最高45%。
他说:“没有什么理由说春节收入50万,现在,抖音快手三大平台都在淘宝上进行了直播。”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新闻主持人群体的法律意识大幅提升。
一名实况转播人员将自己的体验与Tech星球分享。早些时候,为了让直播更规范,基地举办了免费的财税课程,但来上课的人很少。税务部门的通知发出后,他曾在现场现场的工作群多次提醒大家,马上就会到达检查的最后期限,有问题可以来咨询,但很少有人回应。
恰恰相反,雪梨出事当天,有人跑来咨询过,但也局限于当天。
电视转播是最公平的舞台,你可以看到北大学生,“超级演说家”冠军刘媛媛,也可以看到有中等专业背景的维娅。这种情况下,教育背景和家庭实力都无关紧要,唯一能衡量你成功的标准就是能否出售产品。这种情况导致了从业人员受教育的不平衡。
税率从5%急剧上升到45%,而且财富大幅缩水。大型主播背后有着更为专业的企业运作,补税也将更为积极,毕竟封禁带来的损失更大。
「有些小主播都有侥幸心理,这些人都以为不法之徒一开始就被抓住也不算违法,查出来补一下就可以,跟自己补一下。

赚钱不能停
电子商务主播是近三年中平均收入最高的一群,即使你没能力完成薇娅、李佳琦,也能赚足不少钱。
一名品牌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目前较小的城市兼职主播收费为100-300元/小时,北京这类一线城市是200-500元/小时。牌子方面对于主持人的要求不太高:形象良好,口齿清楚,能够介绍产品。只需有这些要素,就可以开始试播了。
一名中等专业学校毕业的主播,如果在北京等大城市兼职做直播带货,以时工资300小时计算,每天带货5小时,每月工作22天,一个月收入33000元。这个等价于一个具有硕士背景的程序员进入互联网工厂一个月的薪水。
这场疫情的触媒,立即激发了电商直播行业的活力,其市场规模去年增长速度达到121%。这个规模将在2022年继续扩大。中国商科产业研究院预测,2022年中国电商直播市场规模将进一步增长到15073亿元。另一个万亿级市场。
数不清的人们聚集在热钱的方向上。不只一所高职院校开设了“网络主播”专业,去年就业形势严峻,该专业的毕业生就被企业抢走了。
这样就提高了整个行业的工资水平。
一家美妆公司与Tech星球分享了自己招聘主播的经验:从一所中专院校找来两名刚毕业、刚满18岁的小女生,没有任何直播经验,薪水都是万元,而她们的同学只有一年才毕业,工资只有几千块。
谁也不能挡得住这个热浪,补税潮是整个产业的一场阵痛。「影响不大,只是给从业者一个明确的信号:要正派。」这是不少从业人员对Tech星球表示的看法。
实际上,从没有任何一个繁荣的产业会因为少数人的破产而陷入困境。
这是这一行业多年沉迷其中的一员。看起来他们的精神状态没受太大影响。一名已补缴了三百万元税金的主播完全按原定的播放频率,一天不停。原因很简单,一名年入千万的主播,就是按45%交,还会有大几百万的收入。
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补税的浪潮已经影响到了一些直播企业。一个超头服装达人以前是自己组织的,这样操作就能得到较低的价格,但是现在的供应链过于沉重,压钱,高税收等原因让她开始放弃自有组货,转向品牌合作。舍弃自有组货,帮别人带货,是不少达人机构的选择。
有些服务提供者正在寻找方法来降低税收。”有一位主持人,他在缴纳了三百万的税之后,现在正通过降低抽佣比例来降低税收。例如,之前的美妆品类按40%的比例抽佣,现在是30%。”一家直播公司负责人表示。
主持人的想法是,只要他们的收入并不特别高,就不会引起关注。这样的话,发现某些非正规操作的可能性就会减少。”“它们也将单独打款,例如通过私人部门的私人账户来削减自己的收入。”一位美妆直播负责人介绍。
只要能赚到足够的钱,主持人就会大放异彩。

消失的流量
2019上半年,薇娅成立2年的谦寻文化从杭州九堡搬到了滨江一座占地3.3万平方米的10层建筑,在此之前,因为仓库不够用,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以文化为基础,从地板一直堆到天花板。
办公室的开放是维娅成长壮大的标志,今年维娅已成为淘宝带货一哥,与李佳琦成为淘宝直播的双子明星。
此外,九堡距阿里巴巴滨江园区约24公里,可方便地与人交流,李佳琦与薇娅的“Top1”之争更为激烈。
如今,它们不再争斗。而李佳琦则成了妥妥的Top1,无人可出。
12月20日晚上(薇娅当天被封禁)失去制衡的李佳琦又一次享受到了漫灌的流量——有超3000万观众在线观看,此后一天的点击节,李佳琦再次享受到了流量。
它使品牌方感到恐惧。「寡头独占总比一家独大要好,后来李佳琦会越来越困难,他的坑位费也不贵,不过他能卖得动,所以抽到的钱也会多些。」多数品牌方认为,李佳琦将来很有可能会上调坑位费,使其原本并不多的利润被摊薄。
流在头部看来并没有迅速聚集在一起。一月六日,在维娅被封禁16天之后,李佳琦在直播间的收看人数又回到了一千一百万人。一名品牌人士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李佳琦和薇娅的粉丝高度重叠。
中腰主播希望承接这部分流量,他们并没有趁机提价,而是疯狂接单。有些腰部主播甚至有20多岁。但是这只是偶尔的狂欢。现在,没有一位中腰主播的数据暴涨,也许是因为头部差距太大,也许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奇迹就会出现。
「部分原因是维娅停播之后,粉丝的购物欲望被抑制。还有可能是流量被抖快其它平台瓜分,毕竟现在淘系流量并不丰沛。”一位直播基地负责人说。
流被其他平台所分散,这也许是淘宝最不愿看到的一幕。

流量保卫战

曾是阿里巴巴最稀缺的资源,天猫需要不断地从外部收购流量。Tech星球得到的数据显示,2021年,阿里的字节系广告总投放金额达到180亿元。
阿里想要把这部分流量牢牢地掌握在阿里身上,为商家提供广告,同时也是阿里巴巴的主要收入之一。所以,任何影响淘宝直播的商业模式都值得关注。
2012,一年完成四轮的蘑菇街正在成为电商领域的黑马,它很快引发了淘宝的恐慌。五月,阿里的高管曾在公司内部会议上提出了这样的看法:“不扶持上游导购网站继续做大,流量的入口应该是草原而非森林。之后,淘宝封杀了网站“美丽网”和蘑菇街购买链接。
但是现在,淘宝内外都有了新的森林。
外网上,每天都有六亿人打开抖音,有3.2亿人打开快手,作为内容平台他们的流量也很大,而且比作为电商平台的阿里要便宜。
更有甚者,它们侵蚀了阿里的腹地,成为了阿里无法绕开的对手。
微博上有比淘宝更健康的直播生态。”“可以理解为直播抖音就像一个橄榄球,头其实和尾巴并不大,中间主播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可以卖货。而且淘宝直播的生态就像一个大图钉子,只有一、两家可以出售。”一位实况转播商分析说。
而且内部,李佳琦已成为淘宝直播的一片绕不开的森林。有一项数据可佐证这一观点,今年双十一淘宝头号主播李佳琦、薇娅分别以106.53亿元、82.52亿元的销售后来居上,紧随其后的李佳琦、维他命C、维他命C。排名前四的两支球队之间的成绩差距已经达到了20倍。
”“淘系现在可以打李佳琦了,去年陈洁kk,张大奕还可以,今年真的完全不行。一个单纯的计算GMV没有李佳琦薇娅那么厉害,但也有很多单场超亿的主播。”一位运营美妆的品牌方说。
对品牌方而言,看中的不只是GMV数据,更重要的是推广能力。以上几个品牌都在李佳琦和抖音上有几百万粉丝的主播签订了协议,结果一场直播下来,两人的销售额几乎持平。
高集中度的流量是所有平台中,商家都忌惮的存在,几乎所有的平台都在为去中心化而努力。维娅的衰败,使李佳琦更加不可取代,同时也更加危险。
一名实况转播基地的负责人告诉Tech星球,今年基地的许多主播转播了抖音。淘宝网没有流量给新主播,大家没有发挥的空间,抖音还有这个空间。
征收税款的热潮使淘宝公司意识到,它必须尽快摆脱成长于自己系统中的流量巨头。熟悉内情的人告诉Tech星球,淘宝上一次曾拉着几家公司的领导开会讨论,讨论的主题是如何转移。
那也许是对付李佳琦一家独大和淘系主播流失的最佳办法。毋庸讳言,淘宝仍然拥有最全面的电商基础设施,但随着电商业务对抖音的重要地位日益提高,完善只是时间问题。
补税潮是主播合法化的开始,也使得新老巨头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战争的结果目前还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这些主播来说,野蛮发展的时代已经结束。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科技新闻

盘点2022年5大最佳可折叠的手机:科技前沿,大屏小体积

2022-1-13 19:19:57

科技新闻

中国“流氓软件”,股价从750亿跌至145亿,终于付出了代价!

2022-1-13 19:28:59

⚠️
版权声明:云竹林社区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03206666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