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庚基金丘栋荣:在“无人”处掘金 警惕高估值资产“踩踏”

最好的投资时机,就是这个标的不能抢,交易不拥挤,我们希望买的越便宜越好,可以充分享受资产的现金流和盈利回报。

与传统价值投资者最大的区别是,我不再依赖于只寻找“好公司、好行业、好价格”的投资,因为它足够便宜,且隐含回报。

要买的东西,一定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风险小,基本面好;第二,低估值,隐含收益率高;第三,有持续、高内生增长的能力。

到2022年,不排除外部流动性紧缩的风险,在极端情况下,有可能“踩踏”高估值资产。

丘栋荣

一片树林里有两条路,我选择了一条人迹更少的路。这儿青草丛生,显得幽静,显得更有魅力。此诗为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所作的描绘丘栋荣的投资美学作品。产业层面,中庚基金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基金经理丘栋荣称其投资实践的低估值价值。

像业内很多基金经理一样,对于赛道、周期、景气要求的不同,丘栋荣的目光一直都在低估值价值领域打转,在私募基金行业流行的私募投资圈中,成为另一方关注的焦点,是:不抱团,喜欢冷门股。

一个战略体系是否具有生命力,最终需要检验企业的业绩回报。2020年,丘栋荣凭借独特的投资风格,另辟蹊径,独门股,在市场中脱颖而出。

中庚基金丘栋荣:在“无人”处掘金 警惕高估值资产“踩踏”插图

“我们没有刻意去区别市场,而是在关注独立,”他说。”在采访中,丘栋荣表示。

低值投资策略。

中国证券报:提一下您,总离不开“低估值”这几个关键词,什么是低估值的价值策略?

丘栋荣:当谈论低估值的时候,有许多价值投资的人,但我们对其定义很严格。

首先,我们的投资收益必须完全来自资产本身的收益或现金流,不能期望通过交易或买卖获得回报。

其次,在满足前一条的前提下,以足够廉价的方式取得超额收益。

虽然最终超额收益的实现形式也可能是“低买高卖”,但事实上,我们从资产本身获得的利润或现金流,并不是它的价差。由于这一点,一些公司,尽管其基础良好,但市场却把它定得过高,定价过高,以致于无法取得超额收益,所以我不会去买。

中国证券报:大家都认为“低估值价值投资”是在挑剔便宜买,您的观点各不相同,背后原因何在?

丘栋荣:估值低如何判断?从整个生命周期来看,“10-100”是一种典型的增长投资,但这个过程要避开增长陷阱;在“1-0”过程中也要避免可能的低估值价值陷阱,而昂贵和便宜的概念必须用资产完整生命周期来解读。

从反义性的角度可以对“低估值价值投资策略”的内涵进行解释。买股票的原因在于它能带来EPS、现金流和未来增长。我持有这份资产,其价值已经很高了,这比我想要的其他人要高出多少,”他说。

所以,低估值价值投资的反面就是投机性和庞氏骗局,相对于高估、成长型投资来说,就是打鼓传花。

中国证券报:看看您的仓位,发现了很多另类个股,甚至有不少“主流审美”认为存在“瑕疵”的股票,你该如何选择?

丘栋荣:我们不是刻意跟市场不同,而是注重独立。

在我看来,选股不一定要完美,面面俱到,关键是由于市场判断失误而产生的期望差。市场审美也许对某些股票有错误的看法,但这并不是主要矛盾。此时此刻该股估值极低,弹性很大,再快速成长,也将为我的投资带来丰厚的业绩回报。

若本人持有仓位,将于2021年大举买进该板块,此前不受看好的地产股和煤炭股。虽然看起来有风险和不确定性,但其价格的不确定性较低,现金流也十分有吸引力。比如一些领先的房地产公司,破产风险很小,他们在低价格购买,获得更高的回报。

事实上,无论是A股还是H股,我们都有严格的筛选股票的要求:股票的ROE相对较高,风险较小,有持续发展的能力,市场上对其关注程度也比较低。同时要积极规避“高估值、高风险、拥挤交易”的风险管理。

但归根结底,买便宜货对高收益和超常收益来说至关重要。

中国证券报:在您看来,哪些做法是“真正有价值的投资”?

丘栋荣:真正有价值的投资必须具备两个要素:第一,当你想买多少就买多少,在极端情况下,最好的投资方式是将其私有化。第二,市场关注不够。投资的最佳时机,就是这个标的不让我抢,交易不拥挤,越便宜越好。现金流量和资产收益将带来全部收益。

风险定价不确定性。

中国证券报:市场上的价值投资者很多,请问您和价值投资者有何不同?

丘栋荣: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不依赖于单纯的“好公司、好行业、好价格”,也就是所谓“好”企业的投资路径。“好”和“差”本身就是相对的,或者说“有风险”的可能性。

受欢迎的投资,并不意味着未来它将如何,这类资产肯定会上升,但未来肯定会有上升的风险。在我看来,股市下跌风险不大,一旦涨了就会有丰厚的回报;最令人痛心的是,公司发展进展顺利,但股价上涨的空间有限,一旦“黑天鹅”事件发生,将造成巨额损失。

中国证券报:既然市场风险一直存在,你们如何给不确定风险定价?

丘栋荣:投资,不确定性就是风险。没有人能够准确地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能够保证自己购买的股票一定是好的,股票未来的收益和现金流都是不确定的。股票价格定价的核心,是对未来不确定性及其所应承担的风险和期望收益进行尽可能客观、合理的评估。

例如,低估不仅是对优质企业或低风险资产的错误评估,也是对“垃圾公司”或高风险资产的低估,而这些资产被低估并更为严重。同样的,高估资产不仅仅是“坏”企业,也可能是“好”企业。

所以,研究的核心就是对这种不确定性的可能性和分布进行研究。更有吸引力的是10%,最有吸引力的是空头,10%最不受欢迎,而在中间的80%不重要。

中国证券报:在具体的投资实践中,怎样确保最低风险?

丘栋荣:由于100%准确地评估股票的不确定性很难,因此,作为价值投资策略系统的基石,投资前的风险识别与定价,投资中的风险控制与优化,投后风险的监控与优化,以及投后风险的监控和调整,都要做好风险监测和调整。

低值价值投资策略体系最强调的是它的长期生命力,即能否不断演进,不断适应市场的发展变化。在这一战略体系中,我们要始终保持一种不断发展的思维方式,警惕路径依赖,与时俱进的战略系统才能具有长期的生命力。

知行合一,持续不断。

中国证券报:2014-2018年间,贵公司核心仓位基本为低估值蓝筹股,而你的核心仓位则会转变为低估值的小盘成长股票或小盘价值股。

丘栋荣:从结构上看,价值投资逻辑虽有许多变化,但其核心理念是一脉相承的。依我看,无论是在2014年底大规模买入,还是在2019年初买入小盘股,背后的理由都没有变:低价。

中国证券报:事实上,在2018年后的3年里,你通过低估值价值投资策略挑选出来的股票,在这一轮周期中整体表现相对平淡,被市场称为“失败”。这段时间的压力如何?

丘栋荣:我对这一组合一直很有信心,因为透过量化模型计算,我们发现,在未来半个牛熊周期中,约有96%的投资组合成功概率为96%。

从长远来看,无论是基本面、风险定价、资产流动性的考虑,还是对高风险的考虑,我们看到了2021年初的情况,高估、拥挤的资产风险不断积累,而前期表现平平的低估值资产机会正在孕育,低价策略仍然相对便宜,而且这一策略仍然非常有效,而且未来增长的空间将更大。

诚然,伴随着A股在2021年的分水岭,低估值战略的优越性开始显现,特别是2021年第二季度,我们对行业配置进行了一些调整。低估值银行、房地产、保险等,因基础条件迅速恢复,较低估值的板块和个股增多;估值优势减弱,预期回报率较低的板块和个股,如医药、科技等。同时,广义上重点关注制造业、军工等低估值、高成长板块。

中国证券报:如何看待未来的市场机会?

丘栋荣:回顾过去3年A股市场,A股市场的结构性高估较为明显,而这部分资产过度依赖流动性,形成结构性高估。到2022年,不排除外部流动性紧缩的风险,在极端情况下,有可能“踩踏”高估值资产。

我应对方法主要是:投资应立足于绩效与收益,而应谨慎对待基本面风险释放,同时交易过高估值资产。我们应当确定那些风险很低、估值又非常廉价甚至可持续增长的行业和领域,构建低风险、低估值、高增长、高预期收益的投资组合。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财经新闻

幻方量化91只基金90只亏损 七成近1个月下跌超10%

2022-1-17 21:57:33

财经新闻

1月17日——马丁·路德·金纪念日,美股休市一天

2022-1-17 22:17:02

⚠️
版权声明:云竹林社区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03206666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