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寻亲男孩轻生,网暴被指是重要诱因

“(阳光照在海上),我也归海了。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也带走了世上最美丽的景色。”

河北寻亲男孩轻生,网暴被指是重要诱因插图

一月二十四日凌晨,河北寻亲男孩刘学州发微博,诉说自己被父母出卖,养父母死亡,遭受校园欺凌和猥亵,被网暴。当天中午,三亚警方证实刘学州在三亚自杀。

许多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个人的生活经验、性格、寻亲过程中遇到的挫折,再加上一些网上粗暴的指责,在这些综合因素的影响下,悲剧就发生了。网络暴乱是刘学州自杀的重要诱因。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近几年来,随着因特网的发展,网络暴力事件不断出现,不仅污染了网络环境,还直接或间接导致多种悲剧的发生。有关专家认为,应通过网络实名制、加强执法、强化平台监管责任等措施,严格界定情势和法律的界限,避免网民成为一场悲剧的幕后推波助澜。

寻亲男孩死亡。

网络暴乱无端。

刘学州大概3个月大时就被养父母抱着,养父母意外死亡后,他由老人抚养长大。1月15日,山西临汾警方通过DNA鉴定,找到了刘学州生父所在的家庭。一月十七日,刘学州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段截屏和通话录音,内容是因为与生母发生矛盾而被生母拉黑,称自己再次被亲生父母遗弃,并否认自己要求“买房子”。

但是网络暴徒以刘学州的要求“买房子”为由发起了猛烈攻击:有网友私信刘学州的社交平台账号称“太恶心了你”;有网友称其“炒作”“立人”;还有网友称他“啃老”;

一月二十四日凌晨,刘学州定位在三亚发布了“生而轻,还时又净”的告白,这封绝笔信提到:“有很多人来骂我,讽刺我,诬陷我,诽谤我,对我发表意见,私信他人攻击,我很伤心。”

在一次采访中,刘学州的朋友林霞(化名)表示:“网络暴力是压死他(刘学州)的最后一根稻草。

根据中国政法大学网络法律研究所所长李怀胜的观点,网民可能是基于自己的生活经验,一天情来评价别人的行为,这种评价看起来客观,公正合理,但很容易丧失同情和共情能力,即使相关评论是在由媒体塑造的“人物”和“情景”中进行的,也有可能完全违背事实。刘学州的生活是悲惨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他希望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从生身父母那里得到一些帮助,建立一个家。身为未成年人,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也是出于情理。但是有些网友在评论时,会抽象地把刘学州看作是一个很理性的人,认为刘学州对父母的要求更过份,或者认为刘学州的行为比较功利。这一过程中,看起来是在维护正义,实际上是在进行语言暴力。

「网民须警惕‘主持公正’,从「讲公道话」演化为单纯的消极情绪宣泄。特别是在还没有真正了解当事人自身的感情和人生经历的时候,不要轻易地站在第三者那里,貌似客观公正、高高在上的理性观点去评判别人的人生。

追查网络暴力。

实际中的困难是很多的。

网络暴力事件在刘学州并不是孤例。伴随着因特网的发展,网络暴力事件不断发生:2018年四川德阳女医生在泳池中与人发生冲突,最后,因为不堪网络暴力而自杀;原中国女排副队长赵蕊蕊曾在社交媒体上发文,他在2004年因疲劳骨折而受伤后,被许多怀有恶意的人在网络上攻击…

笔者梳理发现,目前法律上没有关于“网络暴力”的说法。根据北京理工大学法律界民法典研究中心主任孟强介绍,《民法典》对名誉权和肖像权做出了规定,例如,行为人如果是为公共利益而实施新闻报道舆论监督行为而影响他人名誉的,不负民事责任,但是有些例外的情况,如捏造歪曲事实,不履行核实义务,使用侮辱语言贬损他人名誉的行为。所以,是否涉及网络暴力要看评论的程度,如果网友有意歪曲编造事实或明显使用侮辱性语言,则属于网络暴力,构成侵权。

调查专家认为,尽管我国已出台了《网络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网络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文明上网自律公约》等相关法规,但是,由于网络的飞速发展,传统的法律法规无法完全适用这一变化,因此未免有些疏漏。因此,很多人都很难遇到网暴维权。更有甚者,发起网暴攻击的人在社交平台上并没有使用实名账户,即使当事人以诽谤罪提起诉讼,也很难找到诉讼对象。

”刘学州事件中,有些网友讽刺或谴责了他的行为,有些网友评论过多,可能因为后台实名制在网络空间,而前台匿名,这些网民实际上很少、而且难以被追究法律责任,从而造成了他们在心理上对刘学州事件的影响,使其成为情感的宣泄口,肆意妄为,随意发表负面评论。”李怀胜说。

就李怀胜而言,近几年网络暴力屡见不鲜,导致悲剧屡见不鲜,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在具体的网络暴力事件中,难以确定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例如在刘学州事件中,很难证明刘学州自杀是由于网友一句话所致;

第二,网民在参与事件讨论时,态度也各不相同,有的相对极端,有的尤为极端,有的更为温和,根据现行法律框架,很难确定每个人在这一过程中应承担何种责任,所以,这不是一个立法层面上缺少的问题,而是一个执法问题;

第三,网民人数众多,网络管制具有客观的局限性,如网络平台的监管者很难在第一时间制止某些不良行为,同时又较难把握网络暴力的自由度。

许多网络暴力事件实际上都体现了网络道德建设的滞后。与现实相比,网络中的道德水平显然要弱,加之网络上法律追责难度大、维权成本高、证据标准高等诸多问题,客观上造成了许多人的恐慌。

加强平台的责任。

加强执法力度。

有人认为,通过实施网络实名制,可以遏制某些不良事件的发生,是解决网络暴力的一种有效方法。社会平台如果实施有效的网络实名制,至少不会出现小号、隐私号满天飞的状况,也不会有诋毁、诽谤、诬陷、人身攻击他人而不受惩罚的情况。

接受调查的专家认为,仅靠网络实名制是不够的,还需要提供具体的联系方式,以便受害人起诉。此外,作为网络交互行为发生的重要载体,网络平台是网暴治理的关键环节。

一月二十四日下午,针对“寻亲男孩刘学州事件”,微博社区管理部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根据用户举报,社区未成年人保护专项小组对与有关泄露当事人个人隐私,引发矛盾纠纷的违规内容进行排查和清理,清除内容290条。其后,微博社区管理官方微博表示,拟上线两项新功能:一键打开“防暴模式”,打开后用户可以在任意时间,隔离未关注人的评论和私信攻击;当用户收到大量非正常评论时,会提示用户是否打开了隐私保护功能。

”平台作为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对网络用户实施的侵权行为,还负有一定的沟通、核查、采取必要措施等义务,在一定情况下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遇到网络侵权,权利人可及时与平台联系,请求平台提供所需帮助。由于平台具有这种能力,可以根据权利人的投诉,从后台对过激言论及时进行处理。”孟强说,对于明显侵权的言论,平台应及时处理。

李怀胜则认为,在现行相关法律较为完善的情况下,也应重视网络社会综合治理问题:应加强主体责任,就某些较为极端的社会热点事件发表评论,对侵犯他人隐私、对他人进行人身侮辱和攻击的言论要及时管理,发现一些违法信息要及时处理,如有一些涉嫌犯罪的信息,应保留相关线索报告国家有关部门。可依法查处一些典型案件,宣示对网络暴力零容忍态度,引导网民遵守法律,谨慎行使权利。相关部门特别是社区、当地派出所等,也要加强与本人的沟通和联系,发现被暴徒有不正常的现象,要及时进行心理疏导,提供救助。

“”因特网不是一个非法的地方。没有人可以对网络进行任意的攻击。当网络上的受害者遭受侵害时,也要及时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可以根据民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规定,先向平台投诉,保存证据。在受害者维权过程中,平台有义务进行沟通,当受害人拿出的证据比较真实,平台也有义务及时采取删除、断开链接、屏蔽等措施。如平台有意不采取措施,造成损害后果扩大,平台将承担相应的责任。此外,有关部门还应加大执法力度。

在微博上,刘学州表示,自己在自己的手机相册上给警察留下了一些证据和录音,希望实施网络暴力的人能够受到应有的惩罚。它是针对网络暴力的指控。网络暴力没有得到根治,会有多少悲剧发生?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科技新闻

佳能被裁员工补偿150万,是否算“恶意补偿”?

2022-1-26 18:17:55

科技新闻

特斯拉CEO马斯克:今年将会实现全自动驾驶

2022-1-27 10:18:56

⚠️
版权声明:云竹林社区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03206666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