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墩墩背后的产业如何长红?

冰墩墩背后的产业如何长红?插图

在北京冬奥会火炬传递故事片《冰雪之约》中,易烊千玺用火炬照亮了阿勒泰一幅历史悠久的岩画。

新疆阿勒泰是中国、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接壤地。因此,它被称为阿勒泰结。它是离海洋最远的陆地,四面环山会受到西伯利亚强冷空气的干扰。然而,山口吹来的风为阿勒泰提供了足够的雪,使其成为一个天然的滑雪场。

一万年前住在这里的祖先必须克服积雪带来的旅行困难,赶上可以,在漫长的冬天生存,滑雪板应运而生。

2015年,阿勒泰宣言诞生。来自芬兰、挪威、瑞典等18个国家的30多名滑雪历史研究人员将阿勒泰视为人类滑雪的发源地。

这里的雪又厚又松,是滑雪爱好者梦寐以求的粉雪。在知乎上,有人用一首歌回答了滑粉雪是什么感觉的问题。所有的光都向我涌来,所有的氧气都被吸收,所有的物体都失去了重量。

这种美好的感觉使滑雪逐渐从一种穿梭于山林之间的新方式演变为一项竞技运动。

冬奥会盛况下,消费者、企业家和资本为之而来,为之而留。冰雪逐渐成长为各方的产业和淘金胜地。在滑雪热的情况下,冰雪产业如何进入良性循环?

01 冰雪不仅仅是旅游经济

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对冰雪资源还没有统一的定义,但认知已趋于一致。

国内现有文献对冰雪经济的研究视角主要集中在冰雪旅游层面。综上所述,广义的冰雪资源可以理解为基于天然冰雪资源的所有资源都可以通过开发吸引游客。滑雪、冰壶等项目作为体育活动包括在旅游类别中。

目前,我国户外滑雪项目确实是一个风景名胜区。公园的发展路线:门票制度、雪具租赁和在线红地打卡,这将推动周边酒店和其他冰雪游戏项目的收入增长。

根据同程旅游发布的报告,2022年元旦期间,滑雪场门票预订量环比增长110%,周边酒店预订量环比增长140%,冰雪世界级景区门票预订量环比增长220%。客观地说,依靠公园模式发展户外滑雪场并没有错。

冰墩墩背后的产业如何长红?插图1

室内冰雪生意可能就不那么容易做了。

逻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吴生在《场景革命》一书中描述,一个火热的场景往往只在自己的场景中火热。有了这个场景,它可能会变得冷漠,冷漠,甚至被忽视。

冰雪项目的上,冰雪项目的发展需要在特定的场景中进行。滑雪最初是古人在山雪之间穿梭的一种方式。由于纯白世界和雪速度带来的良好体验,它逐渐发展成为一项竞技运动。

虽然室内滑雪延续了速度,但它失去了感觉。当消费者的认知只停留在对新鲜感的追求上时,滑雪场的生意注定做。

除了场景,冰球显然更适合室内运动。北京计划到2022年建成36个室内冰场,但全国各地的冰球爱好者只能用几千人来衡量。这是现阶段中国冰雪产业最典型的悖论——场景火爆,总规模小。

悖论导致国内冰雪产业链企业缺乏活力。如果没有真正在消费者心中种下爱和坚持的种子,粘性的培养基本上是空谈;如果你不能建立粘性,滑雪场如何吸引顾客?除了滑雪场,雪具还能卖给谁?滑雪产业市场的想象空间大大降低。

进行场景革命,重塑消费者对冰雪文化的认识,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环节。到目前为止,户外滑雪不能再放在旅游经济类别中,而应更加注重滑雪本身,同时保持旅游属性,引导消费者探索智慧和肌肉力量的竞争幸福。

2015年,北京在申请冬奥会时郑重承诺:北京冬奥会将带动3亿人参加冰雪运动。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提出到2025年,中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将超过5000万。

2022年,十年中期,冬奥会正式举办,推动整个滑雪业快速发展。滑雪可能作为一项竞技运动进入消费者生活,实现人口规模。

02  互联网上的虚假繁荣

值得注意的是,冬奥会前后,互联网平台的头部玩家试图抓住冰雪业务的出路,这也为冰雪运动增添了一把火。

小红树抓住热点,推出了小红树冰雪季,与全国所有头部滑雪场进行了深入合作。同时,在中国的三个滑雪场和滑冰场设立了打卡点;2021年下半年,抖音推出了冬奥会知识科普周;

快手联合北京冬奥会组委会推出全国冬奥会快乐冰雪季;微信视频号推出了冰雪时刻总动员主题活动;Keep推出了一系列雪季内容,在新场景下培训在线课程。

在元宇宙火热的时刻,上海将建设中国第一个虚拟体育综合赛事提上议事日程,滑雪被列入首届赛事。

与此同时,滑雪自媒体和垂直应用也逐渐开始活跃,如滑雪、滑雪、零夏等。据不完全统计,自2021年1月以来,滑雪、GOSKI、奥雪文化等滑雪初创公司获得数千万元融资,涉及融资金额超过3.4亿元。

冰墩墩背后的产业如何长红?插图2

上述滑雪项目在北京举行冬奥会,但当时的滑雪热更像是虚假繁荣,很难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滑雪创始人大寿向36氪承认,早期滑雪行业盈利能力不强,投资者对滑雪项目不乐观。

2020年以后,资本对市场的关注度有所提高。国内私人定制滑板品牌COSONE创始人王觉曾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三年里,有很多资本进来,但我也看到了很多死滑雪品牌,可能是因为他们只是想快速赚钱。现在很多资本对这件事真的很感兴趣。

高淳资本也对滑雪轨道非常乐观。2020年4月,宣布与世界单板滑雪领先品牌Burton成立合资企业,共同经营Burton中国业务。他还表示,2022年冬奥会的到来将带来消费市场的不断扩张,中国将成为全球冬季运动的最大赛场。

据公开资料显示,1960年加州冬奥会后,滑雪人数开始大幅增加,美国成为滑雪大国;1972年北海道冬奥会后,日本也掀起了滑雪热潮。

在小红树发布的《2022年十大生活趋势》中,冰雪正当潮成为当今生活趋势之一。冬奥会期间,新的平台游戏玩法不断涌现。各方资本的涌入似乎表明,冰雪经济可能会冲出泡沫,迎来稳定发展。然而,这股冰雪之风能否继续升温还有待市场验证。

03  冰雪需要新基建

冬奥会为培养消费者的习惯和冲出滑雪热泡沫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自冬奥会申请之年起,国内冰雪设备从筹备工作进入现实。

过去,德国凯斯鲍尔和意大利普瑞诺特的两家压雪车制造商几乎垄断了全球高端压雪车市场。自1969年以来,凯斯鲍尔在全球只有700名员工的情况下在全球销售了2万多辆压雪车。

虽然国产压雪车已经开发制造了6年,但在高功率高端产品方面仍然存在差距。冬奥会的成功申请有助于高端压雪车的诞生。

2015年,华北建筑机械行业龙头企业河北宣工转型制造推土机;2016年,成立了压雪车开发小组。针对冬奥会张家口赛区风雪少、雪层硬度高的特点,对压雪车19个部件进行了109项改进设计。

2018年,河北河钢集团制造了第一台SG400压雪机,为北京冬奥会提供独家服务。该型号是中国第一款高端压雪机,使中国在液压传动、底盘悬架、电气控制系统等核心技术方面拥有独立的知识产权,打破了国外的价格和技术垄断。

除了压雪车,造雪机也取得了突破。卡宾滑雪集团自主研发麒麟M2,实现造雪机定位,核心造雪指标达到或超过国外同类造雪机水平。

冰墩墩背后的产业如何长红?插图3

但目前,无论是大型硬件设备还是雪具,大部分都是国际制造商,中国滑雪业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发展空间巨大。

大型硬件设备和雪具商品的市场发展主要取决于国内外和室内滑雪场的数量,这是上下游关系;滑雪场的数量与消费者的数量呈正相关。因此,为了实现冰雪产业的良性发展,归根结底,我们仍然需要关注如何扩大C端市场,以及如何促进C端市场的可持续性。

然而,积极的关系往往是相辅相成的。在冬奥会热度的祝福下,越来越多的滑雪爱好者投入到冰雪运动中。热度能维持多久是不可预测的。为了促进C端市场的可持续性,有必要不断完善场馆基础设施建设,将滑雪场开放到家。

鉴于国内巨大的消费潜力,目前国内雪场数量远远不够。以奥地利为例,其800万人口拥有800个滑雪胜地。相比之下,在中国,很难实现3亿人上冰雪的目标,更不用说建造雪胜地的硬条件了。

在这种情况下,国内滑雪场的数量不会无序扩大。从欧洲、美国、日本和韩国冰雪产业的发展来看,滑雪场达到一定数量后,行业内将出现大规模并购浪潮,形成大型连锁品牌。

值得期待的是,哪些企业能够利用这一东风成为冰雪行业的龙头。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科技新闻

知乎裁员传闻引出神奇系统:可监测员工离职倾向,3年只需4万元

2022-2-13 19:34:11

科技新闻

Meta超级碗广告再次推动元宇宙

2022-2-15 6:15:01

⚠️
版权声明:云竹林社区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03206666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